Ada的胖次

有毒,专注冷圈,布袋戏深度中毒

东门小哥和远君辞双宿双飞了…我会一直爱你们的!

摸鱼,想到年应龙师一定是个如风般的男子…

铁蛋x老五 【3】

这鸟岗村的村头有家酒铺,每早就吆喝着开市。这酒铺老板原先是城里的,听说是得罪了人,在那边开不下去了就迁到这村里做起了酒水买卖。
   铁蛋打听到这里的酒确实不错,这天闲着便来买酒。离着着酒铺还有百来米的距离就闻到淡淡酒味。这酒确实与众不同,光闻味道醇馥幽郁,不知道入口又是怎么样的醇厚,在这小野村里有这样酒准时让人惊讶。
    百米路程一会就到了,铁蛋正准备和伙计打声招呼,就听见酒铺里头一声怒骂,
    “哎哟你这小混蛋!当初就应该让你饿死山上!”接着一道身影撞了出来,摔在铁蛋脚边,“你就是个白眼狼儿!”一个看似的酒铺...

铁蛋x老五【2】


    铁蛋坐在大堂里,有那么点慌。
    今儿一大早过来这鸟岗村里报道,穿的那叫一个人模狗样,还从隔壁家小矮子那顺来了瓶劣质摩丝抹头上,用小梳子扒拉几下,打些许个小卷。对着镜子左照右照,嘿嘿两声,哼着歌儿就出门了。
    铁蛋到了那村长家门口,绕是他自认为见识广,心里也是一惊,这大宅子比起默苍离那儿也是不遑多让了,更何况默苍离那了可没有一个这么拉风的人在门口坐镇。
    许是被人盯久了,在门口抽烟的男人慢条斯理地走到铁蛋身旁,拍拍他的肩示意铁蛋跟他进去。
  ...

铁蛋和老五【一】


    村里头那大院子的保全摊上事儿了,昨夜里住在村头的寡妇嗷一嗓子全村都听见了。
    其实铁蛋觉得自己挺不容易的,先前在城里边帮人看房子,那东家叫默苍离,是个教书先生,平日里是个刻薄刁钻的人。有时铁蛋在看门时偷了懒,就会被人噼里啪啦的骂个狗血淋头,铁蛋虽生的孔武有力,无奈嘴笨,在教授炮弹似的骂辞儿下毫无还手之力,然后焉了吧唧地被赶去扫前院。
    然而铁蛋却不能辞职,虽说精神上收到了极其残酷的压迫,倒是到手的银票可是实打实的。每次感觉要混不下去了,内心起义的旗帜冉冉升起之时,那叠厚厚的银票“啪”的一下...

关于东门朝日和另一个黑衣高马尾的初见


本章又名:不会写武戏的逼哀。
好像把背刺君写的好厉害的样子(´・ω・`)明明人家只喜欢背刺来着ε=(´o`)

东门朝日回到尚贤宫,老五和雁王正在斗嘴皮子。
    无良上司。
    想想自己刚才为了工作差点连命都丢了,东门朝日突然觉得命途多舛,前途堪忧啊。他无视了两人的打情骂俏,径直走到凰后身后,瘫着脸把自己知道的消息上报了一遍。
    哈!
    凰后轻笑一声,眼珠子转动,想的是如何算计铁驌求衣。
    哈。
  ...

世间唯一的酆都月

短小,恶趣味,不知会不会有下一次更新。

他醒来时,正躺在一片荒地里。

我,是谁?是,是酆,酆都月。酆都月,又是谁?

他扭过头,颈椎互相磕碰发出“咯啦咯啦”的声音。

好吵。

他想伸手捂住耳朵,结果又是“咯啦”一声,手肘处往相反方向扭曲,他歪了歪头,像是有些吃惊,结果又把颈椎扭断了。

唉。

他无视了满地和他有着相同面貌的尸骸,磕磕碰碰地走了。
酆都月就酆都月吧,总比无名无姓要好。

酆都月的身体虽然能走动了,但是也仅仅是缓慢地走动,筋肉如同脱水的树皮,稍用猛力,就会摧枯拉朽般断裂。
他的双腿肌肉因快步行走而撕裂了,所以无奈之下只好趴在地上靠着上半身前进,而他的手臂也发出不堪重负的抗议。
他...

关于东门朝日一次失败的暗杀

接上篇:关于东门朝日的工作

其实也不怪东门朝日这么恨,任谁发现自己的暗恋对象忽然有了相好都得恨。
   
东门朝日是喜欢风逍遥的。
   
在第一眼看到风的时候,他的目光就被高马尾吸引过去了,这或许就是高马尾之间的感应。棕色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束起,丝毫不乱,而刘海却又是放荡不羁款,和马尾形成了一种反差,整个发型没有用复杂繁琐的发饰,仅仅是简简单单的,就让人心驰神往。
  
完美!perfect!
东门朝日忍不住飚了一句偷学来的外魔文。
  
可是好不容易有个入眼的人了,不出两日发现被别人勾了去,对方...

关于东门朝日的的工作

注:不吹不黑 我是真爱

2、
    东门朝日在草丛里潜伏着。
   
他盯着外面两个人很久了,看着他们谈星星谈月亮,从铁军卫谈到墨刀卫,从一开始称兄道弟到后来勾搭成奸,他一瞬都没错过。
   
凰后下来了命令,务必要带回重要军情,然后顺带阴铁骕求衣一把。东门朝日对这个任务非常满意,热泪盈眶地应下来。

    凰后是个好上司。

    就在东门朝日愣神的时候,外面两个人已经喝起酒来了。

    “老大啊,最近铁军卫...

© Ada的胖次 | Powered by LOFTER